<option id="ek6ee"><xmp id="ek6ee">
<option id="ek6ee"><optgroup id="ek6ee"></optgroup></option>
選擇一所學校...
返回到頭條

本周新書推薦——《迦陵著作集:杜甫秋興八首集說》

7/8/2019 3:53:00 PM 魯迅書院 閱讀:2352次

2019年全國II卷語文高考題現代文閱讀摘編自葉嘉瑩先生的文章《輪渡復七律直言進及其承先啟后之成就》。該篇文章是《迦陵著作集:杜甫秋興八首集說》的序言。《迦陵著作集》套裝共八冊,每一冊都堪稱經典,魯迅書院收藏了全套書籍,包括:《杜甫秋興八首集說》、《王國維及其文學批評》、《迦陵論詩叢稿》、《迦陵論詞叢稿》、《唐宋詞名家論稿》、《清詞叢論》、《詞學新詮》、《迦陵雜文集》。本周推薦葉嘉瑩先生1960年代完成的作品《杜甫秋興八首集說》。

書名:迦陵著作集:杜甫秋興八首集說

作者:(加拿大)葉嘉瑩

出版社:北京大學出版社

出版年:2014

ISBN978-7-3012-4333-6

索書號:I207

適讀人群:教師、學生、文學愛好者

杜甫秋興八首集說.jpg  

杜甫秋興八首集說》書影

作者簡介:

葉嘉瑩,女,19247月出生,號迦陵,中國古典文學研究專家。現為南開大學中華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長,博士生導師,加拿大皇家學會院士,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所名譽研究員,2012年6月被聘任為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

葉先生早年曾在北京三十五中的前身志成中學任教,是學校知名校友。2017年3月21日上午,93歲高齡的知名校友、詞學泰斗葉嘉瑩先生由家人和學生陪同,重返志成校園。

3.jpg

葉先生與校領導及隨行人員在志成樓前合影

內容簡介:

《杜甫秋興八首集說》原是1960年代作者鑒于臺灣白話詩的弊端而作,作者希望能以杜甫名詩《秋興八首》為例,展現杜甫詩歌集大成的成就,作為現代詩人的借鑒。作者歷二十年之久,先后搜輯了自宋迄清的杜詩注本五十三家、版本七十種,考訂異同,對詩歌內容、形式作了精細的說明,希望人們在仔細研讀和體會杜詩后,將古典與現代相結合,也希望《杜甫秋興八首集說(第二版)》對新詩創作和學術研究有所助益。

《杜甫秋興八首集說(第二版)》中融入了作者在臺灣大學講授杜甫詩課程的體會,可作為一冊研讀杜詩的參考書籍。

知識背景:

簡說葉嘉瑩的杜甫《秋興》情結

劉書東

所謂情結,《辭海》釋為:“‘情結,也叫情意綜’,精神分析學派的一個概念,指被意識壓抑而持續在無意識中活動的,以本能沖動為核心的愿望。如弗洛伊德根據古希臘神話中俄狄浦斯誤犯殺父娶母罪的故事,稱男孩愛母憎父的本能愿望為‘俄狄浦斯情結’”。

葉嘉瑩教授堪稱具有杜甫《秋興八首》情結之第一人,證據是她的《迦陵著作集》的第一部著述――《杜甫秋興八首集說》。

這部由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集說》(簡稱,下同),422頁,洋洋灑灑38萬字,全系圍繞杜甫《秋興八首》展開的評述。其苦心孤詣,也只能用“情結”一詞概括。

葉教授稱之為小題大做。她搜集了69種杜詩評注的不同本子,為《秋興八首》詳細校訂文字異同,并依年代之先后,列舉各家不同之注釋評說,分別加以按斷。她說;“我亦未曾料及,區區八首律詩,竟能生出如許多之議論,引發如許多之聯想。”

《集說》初稿完成于1964年。1966年在臺灣印行出版。19814月,葉教授應邀出席在四川成都杜甫草堂舉行的杜甫研究會首屆年會,應與會友人之請,將她在大陸收集的數十種杜詩版本整理刪擇,重新寫定《集說》。前后20余年,應該是葉教授傾注極大心力之力作。

世界知名的詩詞研究大家葉嘉瑩先生何以對區區《秋興八首》有如此情結?我們讀讀她的《論杜甫七律之演進及其承先啟后之成就(代序)》就知道了。她是將《秋興八首》納入詩歌發展史上七律詩的演進過程中來加以考量。她認為,七律一體,“則在杜甫以前之作者,只不過為這座庭園才開出一條入門的小徑,標了一面‘七律’的指路牌,而園門以內則可以說仍是曠而不整,一片荒蕪,從辟地開徑,到建為花木扶疏,亭臺錯落的一座庭園,乃全出于杜甫一人之心力。如果說在中國詩史上,曾經有一位詩人,以獨立開辟出一種詩體的意境,則首當推杜甫所完成之七言律詩了。”真是推崇備至。

她從七言詩的演進開始論證,直至“唐詩七律一體,雖然初唐沈、宋的時候就已經成立了,然而在杜甫的七律沒有出現之前,以內容來說,一般作品大都不過是酬應贈答之作,以技巧來說,一般作品也大都不過是直寫平敘之句,所以嚴守矩彟者,就不免落入于卑瑣庸俗,而意境略能超越者;則又往往破毀格律于不顧。因此七言律詩這一種新體式的長處,在杜甫以前,可以說一直沒有得到盡量發展的機會,也一直沒有得到應該得到的重視。”“直到杜甫出來,才由于他所稟賦的感性與知性并美的資質,而認識了這種體式的優點與價值,于是杜甫乃以其過人的感受力與思辨力,及其創作的精神與熱誠,擴展了七律一體的境界,提高了七律一體的價值,而將他的高才健筆、深情博學都納入了這一向被卑視的、束縛極嚴的詩體之中,而得到了足以籠罩千古的成就。”

據清代浦起龍編輯的《讀杜心解》來計算,共收入杜詩1458首,其中的七言律詩有151首之多。這比起李白的994首詩中只有八首七律的情形來,真是相差懸殊。如果把杜甫這151首七律詳加分析,其變化之多,方面之廣,簡直難以窮盡。

葉先生將杜甫律詩創作依其時代之先后,約略分為四個演進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天寶之亂以前的作品。這是杜甫七律詩作得最少,成績也最差的一個階段,仍然停留在模擬之中。

第二個階段是收京以后重返長安一個時期的作品。這一階段的七律可以分作兩部分來看:一為頌美之作,另一為傷感之作。

葉先生對其傷感之作贊嘆有加。她以《曲江二首》為例證進行了分析評說,認為杜甫對七律的運用,已經達到了“純熟完美,應手得心”的地步。認為“杜甫的成就,已經使七言律詩脫離了早期的酬應寫景的浮泛的內容,與束縛于格律的平板的句法,使人認識了七言律詩體的曲折達意,婉轉抒情的新境界與新價值。僅此一階段之成就,杜甫已經為后世寫七言律詩的人,開啟了無數境界與法門。

第三個階段是杜甫在成都定居草堂的一個時期的作品。葉先生認為,這是杜甫七律創作從純熟完美轉變到老健疏放的一個階段。杜甫開始步上了另一個新境地,即變工麗為脫略。雖然仍舊遵守格律,然而卻解除了格律所形成的一種束縛壓迫之感,而表現出一種疏放脫略之致,可是又并非拗折之變體,這是杜甫七律的又一轉變。

第四個階段是杜甫去蜀入夔以后一個時期的作品。這一時期,杜甫的七律可分正變兩個方面。像《諸將五首》、《秋興八首》、《詠懷古跡五首》等,屬于正格方面的代表作;而像《白帝城最高樓》、《黃草》、,愁》、《暮春》等詩,則是屬于變體的拗律。

葉先生認為“杜甫此一階段之七律,對格律之運用,已經達到完全從心所欲的化境的地步,不過,一種從心所欲是表現于格律之內的騰挪跳躍,另一種從心所欲則是表現于格律之外的橫放杰出而已。”

她認為,杜甫的拗律,確曾為后人開了一條門徑,使后人得了一個避免平弱庸俗的寫七律的法門,但是,用拗折的方式來避免平弱,畢竟是一條“別徑”;謹守格律而能不留于平弱的作品,才是杜甫正格的更可注意的七律成就。

至此,葉先生的《秋興》情結才脫穎而出。因為這一階段的正格的七律詩,自然當推其《諸將》、《秋興》、《詠懷古跡》等詩為代表,而其中尤以《秋興八首》之成就最可注意。

最可注意的成就何在?先就《秋興八首》的內容來看,杜甫在其中所表現的情意,已經不是一種單純的現實之情意,而是一種經過藝術化了的情意。她用了一個確切的比喻:“蜂之采百花,而釀成為蜜,這中間曾經過了多少飛翔采食,含茹醞釀之苦,其原料雖得之于百花,而當其釀成以后,卻已經不屬于任何一種花朵了。”具體地說,在這些詩中,杜甫所表現的,已不再是像從前的“窮年憂黎元,嘆息腸內熱”的質拙真率的呼號,也不再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毫無假借的暴露,乃是把一切事物都加以綜合醞釀后的一種藝術化了的情意,這種情意已經不再被現實的一事一物所局限。葉先生把拘于一事一物的感情,稱之為“現實的感情”;把經過綜合醞釀以后的一種感情境界稱之為“意象化的感情”。《秋興八首》正是這種“意象化的感情”確切表達的代表作。

再就技巧來看,葉先生認為有兩點可注意之處:其一是句法的突破傳統,其二是意象的超越現實。杜甫所嘗試的這兩種表現的方法,對中國舊詩的傳統而言,是一種開拓與革新。她以“香稻啄余鸚鵡粒,碧梧棲老鳳凰枝”這頗有爭議的兩句詩為例進行剖析,認為“這種句法,其安排組織全以感受之重點為主,而并不以文法之通順為主,因此,其所予人者乃全屬意象之感受,而并非理性之說明。”她認為這是一種新的創建。這種創建可把握感受之重點,寫為精練之對偶,而全然無須受文法之拘執,一方面即合于律詩之變平散為精練之自然的趨勢,一方面又為律詩開拓了一種超乎于寫實的新境界。如此,七言律詩才真正做到了既保持形式之精美,又脫出了嚴格之束縛的地步,才真的完全發揮了七律的長處與特色,而避免了七律的缺點。關于意象的超越現實,葉先生認為:《秋興八首》所表現的一些事物的意境,既非拘牽之托喻,而乃是以一些事物的意象表現一種感情的境界,完全不拘執于字面為落實的解說。這在中國詩的意境中,是一種極為可貴的開創。故讀杜甫《秋興》諸詩,必須先有一份深刻而通達的感受能力,而不可拘執字義與句法,作過于現實之解說與評論。

葉先生經過如此的一番剖析與提煉之后,還將其句法之突破傳統與意象之超越現實這兩點成就納入中國舊體詩發展演進過程中去考量。她認為值得反省的是,杜甫指示給我們的“乃是中國舊詩歌欲求新發展的一條極可開拓的新途徑。”

她不無遺憾地說:“杜甫七律的影響雖大,沾溉雖廣,得其一體的作者雖多,然而真正能自其意象化的境界悟入,而能深造有得的作者,卻并不多見。”她認為只有晚唐李商隱能進入意象化境界。杜、李兩人“皆長于以律句之精工富麗,來標舉名物,為意象之綜合”。兩人又微有不同,杜甫所藉以表現其意象者,多屬現實本有之事物;而李商隱所藉以表現其意象者,則多屬于現實本無之事物。

葉先生說:“如果中國的舊詩,能從杜甫與義山的七律所開拓的途徑,就此發展下去的話,那么中國的詩歌,必當早已有了另一種近于現代意象化的成就,而無待于今日臺灣斤斤以‘反傳統’、‘意象化’相標榜了。”看來杜甫的前衛意識真能跨越千年而復興。這也是葉嘉瑩先生不遺余力展示其《秋興》情結之用心所在。

《集說》正文分:一、引用書目,二、編年,三、解題,四、章法及大旨,五、分章集說等五大部分。這可以說是集歷代具《秋興》情結的著述者之大成,而加以評點集說。由此,我們可以說,葉嘉瑩教授為有杜甫《秋興》情結之第一人。

參考文獻:

[1]葉嘉瑩.杜甫秋興八首集說[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4.

[2]京東網.https://item.jd.com/11569059.html.

[3]詩詞大全網.簡說葉嘉瑩的杜甫《秋興》情結[OL]http://www.010fl.com/shisheng/201208/8156.html.

色偷偷亚洲男人的天堂2019